在線教育緣何排名數字出版前三?

發表時間:2019/10/12   來源:安溪信息港   作者:
[導讀]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日前發布的《2018—2019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》顯示,2018年數字出版整體收入規模達到8330.78億元,其中,在線教育作為教育數字出版的重要組成部分,收入達到1330億元,占比約為16%...

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日前發布的《2018—2019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》顯示,2018年數字出版整體收入規模達到8330.78億元,其中,在線教育作為教育數字出版的重要組成部分,收入達到1330億元,占比約為16%,成為數字出版中移動出版、網絡游戲之后,收入排名位居第三的板塊。近日,在人民教育出版社主辦的“第九屆中國數字出版博覽會·教育數字出版暨數字教材生態論壇”上,與會專家以在線教育為例,就教育數字出版問題回答了業界關切。

 

教育數字出版著力點在哪

近年來,各教育出版單位積極開拓在線教育板塊,注重打造精品化、品牌化、特色化產品。

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數字出版研究所所長王飆分析認為,一方面,交互化、智能化成為教育數字出版的重要著力點。一個例子是,人教社打造的數字教材垂直服務平臺,既集合國內不同版本的教材資源,又可提供數字教材“加工—發布—閱讀—管理—授權—數據接口”等專業服務。另一個例子是,中南出版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打造的集教學資源、教研備課、在線測評、綜合素質評價以及名師直播等服務為一體的貝殼網。這些有代表性的產品和服務,天長日久便形成了一定的品牌影響力和商業價值。

另一方面,一些傳統教育出版單位逐步實現了從教育出版商向教育服務商轉變。王飆說,目前教育數字產品已覆蓋課前、課中、課后,圍繞教材、教輔、測試、作業、習題、能力提升、考試咨詢等教學環節開發出的教育數字產品,可以滿足幼兒教育、學前教育、基礎教育、高等教育、職業教育、專業培訓等用戶差異化、多元化、個性化學習需求。

值得關注的是,隨著虛擬現實、增強現實、人工智能等技術在教育數字出版的深入,交互化、智能化的教育數字產品成為傳統出版單位的重要著力點。比如,智能教育平臺、智能機器人及VR教材的問世就是例證。

教育數字出版贏利點在哪

這是出版界“羞于”說出的問題。對此,王飆提出,教育出版單位要提升教育數字出版產品影響力,向市場要效益。

做法一,改變“重研發輕運營”的傳統經營思路,充分借助微博、微信、新媒體社群等各類新媒體渠道,結合線下沙龍、講座等形式,打造線上、線下同頻共振的營銷矩陣,讓教育數字出版產品有影響、有效益。做法二,加快5G業務布局,著重滿足5G環境下用戶的需求,為他們提供精準化、專業化的教育數字出版產品和服務,快速搶占市場先機。做法三,對具有優勢內容的IP多元開發,將其自身的內容影響力轉化為品牌影響力,并延伸至其他文化領域,從而實現內容和品牌的多元增值。

教育數字出版發展之路在哪

數字顯示,2015年在線教育產值為180億元,2016年為251億元,2017年達到1010億元,在線教育作為教育數字出版發展最為強勁的部分,受到大型互聯網企業關注,使得數字教育市場的競爭更加激烈。

那么教育數字出版的發展之路在何方?推進傳統出版融合向縱深發展是途徑之一。具體而言,就是深耕優質教育出版資源。王飆說,各教育出版單位可重點打造一批個性化、特色化的優質教育數字出版項目。由于在線用戶更看重平臺的可持續輸出能力、課程的專業化和精細化程度,導致很多在線教育企業紛紛轉向線下開班。線上線下融合正成為在線教育發展的趨勢。

針對一、二線城市教育數字出版市場的飽和問題,王飆認為有3個市場值得深挖:其一,向三、四線城市及鄉鎮農村教育市場拓展;其二,密切關注素質教育市場;其三,知識付費使終身學習成為社會風尚。體現在成年人日益注重音樂、藝術、哲學、建筑、財經等多種學科知識的補充積累,工作之余“充電”學習已成為不少成年人的生活常態。

在王飆看來,上述諸多因素都是在線教育產值快速上升的因素,體現出在線教育對數字出版的貢獻率不可忽視。

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
  期刊推薦
1/1
轉寄給朋友
朋友的昵稱:
朋友的郵件地址:
您的昵稱:
您的郵件地址:
郵件主題:
推薦理由:

寫信給編輯
標題:
內容:
您的昵稱:
您的郵件地址:
 

怎样买彩票